-我永远都明白应该如何去热爱生命-

主角总受流 +究极受控+重度cp洁癖
叶修大本命。
二师兄毒唯,不磕兄坑。


主墙头:全职,家教,黑篮,凹凸,火影。

all叶all金all27all耀all黑子all越前all创all新一all银时all鸣人all晴明all夏目……
艾利,绘埋,紫叶,白赤,癌赤,冬巡,脆皮,温羡,忘羡……

主角攻(除bg可以无差)天雷。
不带主角不吃。【开小号吃】
有女主只吃乙女向。(如恋与,梦王国,工细)

gl bl bg……都吃!
喜欢爆肝开车车,是糖果精,承受范围在r21。

这里段钰,憋问年龄性别,随便叫什么都会应。

【周叶】夜伴-泡在清水里沉浮的甜饼干-

-想要成为温柔的人啊-


-想要拥有美好的想法-

✘味道是-泡在清水里沉浮的甜饼干-

✘人物归原著,ooc归我

✘原著背景,一发完

✘文笔气人,视角极迷,发现bug请默念三遍“作者脑子有坑”并提醒我

✘没有其它cp

✘有不舒服的描写请告诉我

 “前辈,下雨了……”微凉的雨丝落在修长的手指上,手指的主人斟酌着开口。

  雨不大,零零散散的拆散了昏黄的路灯光亮,竟使这夜色朦胧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如……”就住在我家吧

 “诶小周,”叶修瞅了瞅身上单薄的白T恤,道,“你家有多余的伞吗?”

 “都坏了。”一会去阳台把它们都拆了。

【伞:我做错了什么阿喂!!】

 “这么霉?行吧……”叶修揉了揉眉心,道:“我要是住你家,你介意吗?”

 “不,不介意!!”脑内闪过了不明意味的画面,周泽楷用力掐了掐掌心,缓冲浮上脸颊的热气。

  前辈……现在在浴室里。

  哗哗的水声钻进耳朵里,清晰到令人有些头昏。

  那声音细微的颤动着,隔着空气堂而皇之地摩挲耳膜,勾起原始的冲动。

  周泽楷闭上眼,脑内勾勒出一抹玉色的剪影。

  前辈的脸

  前辈的耳朵、脖子

  前辈的手

  前辈的锁骨、肩膀、腰窝……

  前辈的……

…………

 “小周?你睡着了?”叶修围着浴巾走出,抬头向后撩起还滴着水的刘海。

    周泽楷猛地睁开双眼,好半天反应过来,道:“没,没睡……”

  随即垂下眼帘,不敢再去看面前那具传递着热气的身体。

  我刚才……干了什么?!我居然,在前辈洗澡的时候,我……

  通红的脸颊一下子变得煞白,周泽楷,周泽楷……想找个地洞钻下去。

 “对了小周,你们家有客房的吧?”叶修上前摸了摸周泽楷的额头,有些担心,“咱们联盟第一脸 脸色很差嘛,生病了?”(有一个空格是防止你们看错)

 “前辈,我没事。客房没收拾……抱歉。”所以前辈住我的房间吧

  这……今天够倒霉的啊……以后出门要看黄历了。

 “那我睡沙发吧。”叶修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,“好好休息,洗个热水澡应该会好一点,这么帅的脸可别糟蹋了啊。”

  前辈、前辈夸我帅,而且……夸了两遍!//////

…………

最后周泽楷还是洗了冷水澡。

 

  叶修坐在沙发上,水滴顺着发尾流过后背和胸前,带起细微的痒意。

 “小周,有多余的衣服吗?”虽然想擦干净头发,但过于专注的目光使他打消了耍流氓的想法。

【周·乖巧·泽·期待·楷·失望.JPG】

  周泽楷点点头,快步走进房间。

  干净柔软的白色衬衫和黑色四角内裤叠得整整齐齐,面前后辈闪着光的眼神,使叶修接过衣物时,产生了奇妙的错觉。

  就好像他捧着的不是衣服,而是珍贵的信仰一般。

  如果要举个例子的话,就好像是……荣耀账号卡?原谅他想不出更重要的东西。

  叶修甩了甩头,驱散脑袋里乱七八糟的想法。

  周泽楷并没有离开,叶修顾不上擦掉腿上的水痕,套上贴身的内裤。

  腰身稍微大了一点,但并不太碍事。

  大腿根部的衣料由于沾水的缘故,仅仅贴着皮肤。

  略略擦了擦上身,一颗颗的扣上衬衫的扣子。

 “啊……不去洗澡吗?”被人这样看着换衣服还是头一次。

  周泽楷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只白色的吹风机,“帮前辈吹头发。”(吹风机的量词我想了很久,但不知道对不对)

  不吹干的话会着凉的

  从他平静的眼神中读出这样的句子,叶修第一次发现自己还有读心的天赋。

  小周的眼睛……会说话啊。

  叶修赞同的点头,于是背过身去,盘起腿,双手攀住沙发背。

  周泽楷慢慢靠近,认真地看着白皙后颈上的一滴水珠。

  伸手抹去。

  吹风机开了最小的一档,因为想把这种时光尽量延长。

  从这样的动作中嗅到了温馨的感觉,不经意间勾起了嘴角。

  真好。

————转视角(希望不会guofenshengyin)

  吹风机的声音很轻柔,很温暖。

  指尖拨弄着发丝,牵动神经的感觉很细微。

  在这样的暖风中已经要昏昏欲睡了。

  小周……真是个温柔的人呢。

————

   将已经快要闭上眼睛的男子珍之又重地放在沙发上平躺,周泽楷关掉大灯,放轻脚步离开。(这里是说已经‘快要闭上眼睛’的状态,不是病句)

   周泽楷洗完澡以后,叶修已经睡得很沉了。

   昏黄的灯光下,周泽楷鬼迷心窍地俯下身,在男子眉心落下轻柔的一吻。(大家家里的客厅里有那种装饰用的,很暗的灯吗?)

 晚安,前辈。

·后来周泽楷各种,各种半夜起来看叶修的事,我不敢写!(小小声)

·很抱歉我非常低产

·请不要问关于loft主的任何三次信息

·如果出现了不带主角玩的现象一定是我被#¥%……&×,主角受向纯食

·感谢阅读,晚安。


评论(2)
热度(20)

© 段钰 | Powered by LOFTER